<form id="pb9dl"></form>
    <noframes id="pb9dl">
    <noframes id="pb9dl"><listing id="pb9dl"><listing id="pb9dl"></listing></listing>

      首頁 > 新聞頻道 > 株洲民生 > 正文

      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發布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十大典型案例

      GetAttachment (7)

      發布會現場。記者 周圓 攝

      株洲新聞網12月30日訊(記者 周圓 通訊員 侯敏娜)12月30日,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舉行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新聞發布會,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高建明介紹了株洲法院掃黑除惡十大工作亮點,以及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十大典型案例。

      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我市法院認真貫徹落實中央、省、市決策部署和總體要求,緊緊圍繞三年為期目標,充分履行審判執行職能作用,以“案件清結”“黑財清底”為重點,深入開展“六清”行動,取得明顯成效。截至2020年12月30日,全市法院一審審結135件814人,結案率95.74%,二審2審結86件662人,結案率100%,依法審結了一批具有重大影響和典型意義的大要案件,省高院發布株洲典型案例13件,中院在全省法院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推進會上作典型發言,2018、2019年連續兩年在全省法院考核中位列第一,2020年被省高院評為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工作先進集體。

      新聞發布會還發布了我市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十大典型案例,具體案例如下:

      典型案例一:楊建軍等21人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

      基本案情:2007年至2010年3月,楊秀峰(在逃)等人通過騙取、侵占等手段,冒用職工身份強行參與蘆淞區物資總公司改制,采取毆打、威脅、恐嚇等違法手段收購職工股東股權。至2010年3月,楊秀峰完成對全部職工股東的股份收購, 以家族勢力控制株洲百強服飾有限公司,形成了以楊秀峰為組織者、領導者,楊建軍等人為骨干成員的黑社會性質組織。2009年至2013年期間,該犯罪組織吸納馮敏、詹飛龍等成員,進一步壯大了實力。2010年至2016年,該組織在淞北市場使用暴力及停水斷電、封門、鎖芯灌膠、滋擾等“軟暴力”手段,實施強迫交易、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行為,嚴重干擾、破壞淞北市場經營戶的正常經營。2014年至2018年期間,該組織在擴張經濟實力和勢力范圍收購多家企業和資產過程中,組織楊建軍、劉亮、詹飛龍、伍婭、曾小龍等人使用暴力、滋擾等手段,實施聚眾斗毆、強迫交易、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侵害他人合法權益,攫取非法經濟利益。至案發,該組織實施故意傷害1起、聚眾斗毆1起、強迫交易2起、妨害作證1起、偽證1起、尋釁滋事違法行為18起等違法犯罪行為,為非作惡,欺壓人民群眾,嚴重干擾、破壞淞北市場經濟秩序及當地社會治安秩序,造成了極為惡劣社會影響。

      裁判結果:湖南省株洲市淥口區人民法院以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強迫交易罪、尋釁滋事罪、故意傷害罪、妨害作證罪,數罪并罰,判處楊建軍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馮敏有期徒刑十二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對劉亮、詹飛龍等7名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數罪并罰,分別決定執行八年至二年四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處罰金;其余12名被告人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依法沒收黑社會性質組織財產約1.5億元。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依法裁定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蘆淞服裝市場群興起于90年代,淞北市場是其中規模較大的市場之一,經營戶眾多。以楊秀峰(在逃)為首,楊建軍等人參加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在淞北市場內對經營戶實施一系列的尋釁滋事、強迫交易等違法犯罪活動,攫取巨額非法經濟利益,為非作惡,稱霸一方,干擾、破壞市場經營戶的正常經營,對淞北市場經營秩序造成重大影響。該組織在擴充經濟實力的過程中,采取暴力與“軟暴力”的方式,侵害 他人合法權益,攫取非法經濟利益,對社會治安秩序造成重大影響。楊秀峰還以人大代表的身份阻礙法院執行公務,惡意誹謗舉報市場經營戶。在人大代表任職期間,組織實施 15 起有組織違法犯罪活動,嚴重影響了人大代表在人民群眾中的形 象。通過該案的審判,有力打擊了黑惡勢力犯罪,有效凈化了蘆淞服裝市場社會治安及株洲營商環境,提升了人民群眾的安全感,切實有效保障株洲服裝批發市場的安定有序。

      典型案例二:王躍明、易華勇、雷榮華等30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基本案情:上世紀九十年代,被告人王躍明因多次遭人欺辱,產生發展黑惡勢力的念頭。2000年,王躍明開始涉足房地產行業。為擴大影響,謀取利益,其以經濟利益為誘餌,逐步拉攏、吸收易華勇、雷榮華等“混社會”人員,采取非法手段,為其在房地產行業提供非法保護。2008年2月,以王躍明為首,成員較為固定、層級分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形成。該組織在發展過程中,通過有組織的實施違法犯罪活動或其他方式獲取巨額經濟利益,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在攸縣房地產行業及當地形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當地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在株洲市區域內實施敲詐勒索、尋釁滋事、開設賭場、包庇、窩藏、非法持有槍支、非法拘禁等組織違法犯罪案件及非組織違法犯罪案件35起,打傷群眾20多人,敲詐勒索3000余萬元。

      裁判結果:湖南省茶陵縣人民法院對被告人王躍明以組 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八罪,數罪并罰,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八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被告人易華勇以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六罪,數罪并罰,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被告人雷榮華以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等四罪,數罪并罰,依法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余二十七名被告人分別判處七年六個月及以下不等的有期徒刑。對王躍明等人敲詐勒索的3000余萬元及其他通過違法犯罪所得予以追繳。

      典型意義:隨著經濟社會的高速發展,房地產行業呈蓬勃發展之勢,成為黑惡勢力覬覦染指的重要領域。王躍明通過利益輸送方式,拉攏、吸收易華勇、雷榮華等當地極具“威名” 的社會人員,采取非法手段為其提供非法保護,以商養黑,以黑護商,對攸縣及周邊地區的房地產行業產生重大影響。人民法院對王躍明、易華勇、雷榮華等人依法嚴懲,震懾了涉足行業領域的黑惡犯罪,有力維護了公平有序的市場競爭秩序,凈化了當地的營商環境。

      典型案例三:游鑫、董威等19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基本案情:2014年,被告人游鑫與他人在株洲市蘆淞區成立小額貸款公司,非法高利放貸,逐漸發展成為專門從事高利放貸、暴力討債的涉惡團伙。同年,被告人董威、劉和等刑滿釋放人員相互糾合,在蘆淞區從事“地下出警”、“替人平事”(了難)違法犯罪活動,逐漸發展成為以此為業的涉惡團伙。游鑫、董威于2015年共同出資成立“東鑫足浴店”,董威、劉和共同出資成立“東鑫萬利寄賣行”,團伙融合并逐漸發展成為以游鑫、董威為首、劉和為骨干的黑社會性質組織。2015年1月至2018年2月間,該組織通過組織賣淫、非法放貸、暴力討債及“地下出警”等違法犯罪活動,共獲利200余萬元,將部分收益用于購置作案工具、擴充組織實力、探視組織服刑成員、安撫受傷成員、疏通關系以逃避打擊等。以游鑫、董威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共實施組織賣淫、非法拘禁、敲詐勒索、尋釁滋事、故意傷害、搶劫、聚眾斗毆、妨害公務等違法犯罪活動40余起,致5人輕傷、9人輕微傷,嚴重破壞了當地的社會生活秩序。

      裁判結果:湖南省醴陵市人民法院對被告人游鑫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與其所犯其他七罪判處的刑罰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被告人董威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判處有期徒刑九年,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與其所犯其他七罪判處的刑罰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九年, 剝奪政治權利四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對其余17名被告人分別判處十五年至一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或管制。

      典型意義:該案是一起人民法院從嚴懲處插手民間經濟糾紛的“地下出警隊”的典型案例。以游鑫、董威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為了形成非法影響、樹立非法權威、謀求強勢地位,無故毆打公安民警,社會影響惡劣;組織“地下出警幫”在鬧市區非法聚集并公然使用砍刀、管鎩當街械斗,造成群眾心理恐慌、安全感下降。人民法院依法對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從嚴快審,增強了人民群眾安全感和幸福感。

      典型案例四:文爭強等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基本案情:2013年下半年,被告人文爭強通過賄賂等手段當選株洲市淥口區蜈蚣村黨支部書記。2017年,該村與堂市村合并,文爭強再次通過違法手段當選村黨支部書記后,安排親信進入村支兩委,把持基層政權,先后吸納被告人李志兵、李志強、何贊等多名刑滿釋放和社會閑散人員成立治安聯防隊,通過敲詐勒索等手段強迫駐村企業繳納“協調費”、安排村民阻工強攬承包砂場,以打浮標劃定范圍、登船威脅、拉攏治砂辦人員的方式,逼迫多名挖沙船主交納“保護費”,控制當地湘江流域河沙資源,形成以文爭強為組織者、領導者,李志兵、李志強為積極參加者,何贊等11人為其他參加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犯罪組織為壟斷當地資源,謀取非法利益,有組織實施了敲詐勒索9起、尋釁滋事11起、詐騙6起、非法采礦4起、保險詐騙3起,以及職務侵占、行賄等違法犯罪行為,嚴重破壞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裁判結果:湖南省株洲市蘆淞區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尋釁滋事罪,非法采礦罪,詐騙罪,保險詐騙罪,職務侵占罪,行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數罪并罰,依法判處被告人文爭強有期徒刑二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被告人李志兵等13人有期徒刑二十年六個月及以下不等的刑罰。

      典型意義:本案是一起典型的操控基層選舉、把持基層政權、壟斷農村資源、侵吞集體財產的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對此類犯罪予以重點打擊,目的在于鞏固黨的執政根基,維護社會穩定。人民法院對文爭強黑社會性質組織依法嚴懲,凈化了農村基層政治生態環境,增強了人民群眾的安全感、獲得感。該案的判處也警示基層組織和工作人員,應當依法履職,守護一方平安。

      典型案例五:孫銳等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詐騙罪案

      基本案情:從2014年開始,孫銳網羅一幫無業人員在株洲市從事非法高利放貸行業,至2018年11月,該組織逐漸發展成為以孫銳為首、馮瑛為領導者,熊振庭、李理、郭耀為骨干成員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該組織設置種種“套路”通過誘使借貸人簽訂數額虛高的借貸合同、制造虛假銀行流水方式形成虛假借貸關系,以超高利息、“砍頭息”、高利轉貸等方式肆意壘高債務,拉攏、腐蝕不動產查詢中心工作人員為組織非法提供借貸人房產信息。再通過暴力催逼、非法拘禁、滋擾、侵占住宅、虛假訴訟等多種手段騙取、侵吞被害人的財產。該組織在株洲地下放貸行業以手段“黑”“狠”著稱,在該組織的違法犯罪中,非法催逼“債務”達 1000余萬元,敲詐勒索、詐騙被害人達27人,逼迫被害人變賣房產10余套、毆打他人10人次、非法拘禁9人,并以強大的組織勢力對諸多被害人形成心理鉗制,致使被害人及其家屬不敢報案,多名被害人被逼出走躲避,家人被趕出住宅,有病得不到正常休養、看護,嚴重侵害了公民人身權、財產權,嚴重妨害社會管理秩序。

      裁判結果: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區人民法院以孫銳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敲詐勒索罪、詐騙罪、非法拘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合并判處其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并處剝奪政治權利二年、沒收全部財產,該組織其余十三名成員被分別判處有期徒刑四年至十九年不等的刑期。經過二審,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該案為典型的“套路貸”涉黑犯罪。該案的依法判決,既是司法機關在掃黑除惡整體目標下掃除“套路貸” 黑惡犯罪毒瘤、維護社會安寧、維護法律尊嚴、保護人民群眾合法權益的“重拳”,同時在規范金融市場投融資秩序、遏止非法民間借貸活動、促進經濟健康發展的方面有很好的警示意義。

      典型案例六:譚江華等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基本案情:2010年,被告人譚江華到炎陵縣經營茶餐吧、KTV,先后吸納被告人彭楓、陳世建等社會閑散人員看場子,并通過尋釁滋事等違法犯罪活動插手民間糾紛、幫助他人壟斷電游市場等,謀取非法利益,逐漸形成了以譚江華為組織者、領導者,被告人肖琴等9人為積極參加者,被告人顏貴等16人為其他參加者的黑社會性質組織。2013年起,譚江華伙同他人成立金鼎投資管理公司、江楓商賬管理公司、肖琴成立“肖氏寄賣行”,從事高利放貸,并采用暴力、軟暴力手段違法討債,有組織地實施尋釁滋事25起、非法拘禁6起、非法侵入住宅2起。同時,為樹立非法權威實施聚眾斗毆2起,以及強迫交易、開設賭場、非法采礦等多起違法犯罪活動,致2人輕傷、2人輕微傷,在炎陵縣造成重大影響,嚴重破壞當地的經濟和社會生活秩序。案發后,譚江華主動向公安機關投案。

      裁判結果:湖南省炎陵縣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聚眾斗毆罪,強迫交易罪,開設賭場罪,非法采礦罪,非法侵入住宅罪,數罪并罰,依法判處被告人譚江華有期徒刑十七年,剝奪政治權利二年,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判處被告人肖琴等30人有期徒刑十二年六個月及以下不等的刑罰。

      典型意義: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強大的震懾力,迫使被告人譚江華主動投案自首。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全案 31名被告人均認罪認罰。人民法院緊緊圍繞及時有效懲治犯罪,實現效率和公正雙提升目標,積極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一方面明顯節約司法資源,打擊黑惡勢力犯罪更加高效有力,另一方面使黑惡勢力犯罪分子受到法律震懾的同時,主動接受教育、感化, 接受法律制裁,實現了從嚴打擊黑惡勢力犯罪與認罪認罰從寬處理的有機結合。人民法院對譚江華等人依法判處,充分體現了掃黑除惡專項斗爭中對于認罪認罰、從寬處理制度的貫徹落實,實現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典型案例七:單大勇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受賄案

      基本案情:2012年2月至2017年1月,被告人單大勇利用擔任長沙市公安局副局長、常務副局長的職務之便,在案件辦理、戶籍變更遷移、工程業務承接等事項上為文烈宏、李國勝等人或所在單位謀取利益,單獨或伙同其配偶李華、親屬謝雷濤(均另案處理)收受他人所送財物,折合人民幣共計2686萬余元,其中共收受文烈宏人民幣2060萬元、港幣20萬、美金2萬元。2014年至2016年,長沙市公安局先后多次查辦文烈宏涉嫌非法高利放貸、暴力討債、敲詐勒索、開設賭場等違法犯罪問題,文烈宏通過行賄等手段拉攏時任長沙市公安局副局長的單大勇,單大勇通過違規簽批同意撤案、通風報信等方式,包庇、縱容文烈宏及其犯罪組織。

      裁判結果:湖南省株洲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單大勇犯受賄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百萬元。并對單大勇的違法所得予以追繳,上繳國庫。

      典型意義:該案系湖南省掃黑除惡專項斗爭開展以來判處的職務最高、影響最大的黑惡勢力“保護傘”案件之一。單大勇身為國家司法機關工作人員,不依法履職、收受巨額賄賂,庇護、縱容以文烈宏為首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為黑惡勢力撐腰,嚴重損害職務廉潔性,侵蝕人民群眾對黨和政府的信任,影響人民群眾的安全感。人民法院堅持打擊涉黑惡犯罪與摧“網”毀“傘”相結合,在從嚴懲處黑惡勢力犯罪的同時,堅決鏟除助長黑惡勢力滋生蔓延的土壤。該案的判處充分表明,只有堅決鏟除“保護傘”,方能將黑惡勢力斬草除根,方能持續凈化政治生態,切實維護人民群眾切身利益。

      典型案例八:被告人彭馳、楊忠榜等9人尋釁滋事,聚眾斗毆,組織賣淫案,掩飾、隱瞞犯罪所得案

      基本案情:2017年至2018年4月期間,被告人彭馳、楊忠榜等為謀取不法利益,為非作惡,強拿硬要財物,對被告人朱文文等人組成的組織賣淫團伙尋釁滋事作案4次,強拿保護費8.2萬余元,持械聚眾斗毆作案1次。形成了以被告人彭馳、楊忠榜為首要分子,固定成員3人以上的惡勢力集團;被告人朱文文等人組織賣淫作案多次,非法牟利16.3萬余元。

      裁判結果:湖南省株洲市蘆淞區人民法院對被告人彭馳以尋釁滋事罪、聚眾斗毆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六萬元;對被告人楊忠榜以尋釁滋事罪、聚眾斗毆罪并罰,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萬元;對朱文文等其余6名被告人以組織賣淫罪、尋釁滋事罪分別判處五年六個月至一年六個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對曾令玉以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

      典型意義:本案的判處彰顯了人民法院嚴厲打擊操縱、經營“黃、賭、毒”違法犯罪活動的黑惡勢力和對于“黃、賭、毒”零容忍的堅決態度,體現了人民法院依法“掃黑除惡”的法治原則,彰顯客觀公正審判每一起案件的決心。

      典型案例九:梁加德、陽勇等人尋釁滋事、非法拘禁案

      基本案情:2017年4月至10月,被告人梁加德因從事非法高利放貸,為討債務,糾集陳卓、肖溢峰(均另案處理)等人,先后11次采取油漆噴涂字體、蹲守等“軟暴力”手段對8名被害人實施滋擾、威脅;糾集被告人陽勇等3人對2名被害人非法拘禁達 70 余小時,嚴重影響他人工作、生活,造成惡劣社會影響。

      裁判結果: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人民法院以尋釁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數罪并罰,依法判處被告人梁加德有期徒刑三年;對陽勇等其他惡勢力成員以非法拘禁罪判處了相應的刑罰。

      典型意義:該案是一起使用“軟暴力”違法犯罪手段追討非法高利貸的典型案件。“軟暴力”的實質,是對被害人的心理形成某種強制或者脅迫。面對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的新形勢,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及時出臺《關于辦理實施“軟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回應了黑惡勢力犯罪治理中的焦點與難點問題。該案判處,體現了人民法院準確把握“軟暴力”的界定,充分運用法律規定對梁加德惡勢力團伙予以嚴懲,實現了“掃黑除惡”專項斗爭“打早打小”與“打準打實”的有機結合。

      典型案例十:被執行人單大勇刑事裁判涉財產部分執行一案

      基本案情:被執行人單大勇涉受賄罪、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一案,株洲中院判決單大勇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百萬元;犯包庇、縱容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合并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七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百萬元;對單大勇犯罪所得人民幣2686.550836萬元,其中人民幣2655.8944萬元、港幣20萬元、美元2萬元,除去案發前退還給文烈宏260萬元,依法予以追繳;對其中已凍結、扣押在案的單大勇受賄所得贓款人民幣17.93202萬元、港幣20萬元、美元0.5335萬元;凍結李華銀行存款250萬元;凍結單大勇以單大勝、單雙印、單華名義所開證券賬戶市值共計499.6759萬元,依法沒收,上繳國庫,不足部分繼續追繳。湖南省高院終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執行情況:該案立案執行以后,中院執行局除將該案在偵查階段由檢察院扣押的已被判決書確認扣押在案的單大勇受 賄所得贓款人民幣17.93202萬元、港幣20萬元、美元0.5335萬元依法上交國庫外,通過全國網絡查控系統查詢扣劃被執行人名下銀行存款27.8051萬元;拋售變現市值499.6759萬元涉案證券賬戶下的股票;評估拍賣被執行人所有的三處不動產,拍賣成交價值2052.9841萬元;經做通當事人家屬思想工作,由其為被執行人代繳違法所得70萬元。本案目前共已執行到位2689.1萬元,執行標的到位率95.13%,取得了良好的執行成效。

      典型意義:單大勇原系長沙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其利用職務之便收受賄賂,包庇、縱容黑社會組織,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造成惡劣的社會影響。執行法院在“打財斷血”“深挖徹查”的原則下,成立案件執行工作專班,開辟涉黑惡財產刑執行案件“綠色通道”,優先執行、優先辦理拍賣、變賣等處置措施,積極與當地價格認證部門銜接,迅速完成對案涉不動產的定價、拍賣。強化內外執行聯動,做好“立審執” 無縫銜接,提高執行效率,對照查控的“黑財”清單,高效采取執行措施。實現涉案財產全查清、利益鏈條全挖出,將生效判決去的定沒收財產、罰金、退賠等財產刑執行落到實處,堅決鏟除滋生黑惡勢力犯罪的“溫床”,徹底摧毀黑惡勢力經濟基礎,充分體現了人民法院“黑財清底”“打傘破網”的堅強決心。

      責任編輯:王露

      歡迎關注“株洲新聞網”公眾號

      歡迎關注“株洲發布”公眾號

      0

      主管:中共株洲市委宣傳部 市委網信辦 株洲日報社 | 株洲新聞網版權所有
      地址: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新聞路18號 在線咨詢Q Q:技術QQ咨詢 湘公網安備 43021102000088號 湘ICP備12009507號
      株洲新聞網常年法律顧問:湖南天舒律師事務所 趙加兵 13973338158

      色妞快播